3月11日,天威保變的一則公告,驚出了公司債市場“一身冷汗”。天威保變稱,根據相關規則,“11天威債”已被上交所取消質押回購資格,並暫停上市交易。造成如此結果的,是先前其發佈了不景氣的業績。
  年報顯示,由於宏觀經濟形勢嚴峻,市場萎縮等原因,天威保變旗下新能源公司處於停產半停產狀態。由此,天威保變去年虧損52億元。如無意外,如此巨額的虧損,將使天威保變“加冕”去年兩市的“新科虧損王”。此外,虧損52億元,也相當於天威保變上市13年以來逾30億元的總盈利“化為烏有”。
  以光伏業務為主的新能源產業,被視為天威保變巨虧的主因。5年前,光伏行業風生水起之時,還曾一舉把天威保變送上市場熱捧的“明星股”的行列。
  3月12日,天威保變宣佈,會如期兌付“11天威債”的利息。
  去年虧損“吞噬”13年盈利
  天威保變上市以來總盈利30億,不及去年虧損的60%。
  天威保變11日發佈的年報顯示,這家“國內主要的輸變電設備供應商”2013年實現營業收入43.59億元,較上年增加27.33%;同期的凈利潤為-52.3億元,同比減少36.8億元。同日,公告稱,由於巨虧,“11天威債”被暫停上市交易。一天之後,天威保變宣佈,會如期兌付“11天威債”的利息。
  這份“成績單”意味著,如無意外,52.3億元虧損額將使天威保變坐上滬深兩市“虧損王”的“頭把交椅”。這家位於河北保定的上市公司,解釋虧損的來源說,“主要是計提了各項減值及負債51.8億元所致”。
  數據顯示,2001年上市以來的盈利年份中,天威保變的盈利從3320萬元到9.43億元不等,合計盈利剛超過30億元。而去年一年虧損52億元,也將天威保變上市13年來的全部盈利“吞噬殆盡”。天威保變上市以來的盈利總和,尚不及2013年一年虧損的60%。
  “公司連續兩年虧損,根據相關規定,公司股票將在年報披露後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。”3月11日,天威保變在年報中稱。目前,其股票簡稱已變更為“*ST天威”。
  一位保定當地的工人稱,天威保變效益不好在當地已廣為人知。他的一位朋友在天威保變上班,“現在的工資是2000多元”,而“以前能拿到4000元”。
  此前,天威保變確實經歷過一段“光輝歲月”。2006年到2008年間,其業績迎來一輪爆髮式增長:2006年,凈利潤為1.4億元;2007年,凈利潤為4.5億元;2008年,凈利潤翻番至9.4億元。三年下來,凈利潤暴增9倍。
  天威保變在2008年的年報中,揭示了業績暴增的“秘密”,“在國家大力推進‘西電東送’、全國聯網等政策背景和發展趨勢下,作為變壓器產業的排頭兵,天威保變迎來了良好的發展機遇”。其另一項主業—新能源產業,也“蓬勃發展”。其控股的兩家子公司天威英利和新光硅業,對上市公司的凈利潤貢獻率達到62.5%。這兩家公司及其他幾個新能源項目,主要圍繞光伏和風電而生。
  彼時,國內正在出現一波光伏和風電熱潮。華銳風電、無錫尚德、賽維LDK等新能源巨頭平地而起。“當時公司的業績非常好,而且也是新能源龍頭企業。”一位投行人士回憶說,2007年和2008年間,天威保變“可以稱得上是最輝煌的明星股之一了”。
  2007年,光伏和風電等新能源概念的助推下,天威保變股價一度跳漲至83元。
  成也新能源 敗也新能源
  進軍新能源曾為天威保變帶來收穫,但2011年開始,新能源產業陷入泥淖。
  2011年,天威保變上市十周年慶典,在釣魚台國賓館舉行。時任董事長丁強接受媒體採訪時說,十年間,天威保變已從產品單一的變壓器製造企業,“發展為領跑中國輸變電和新能源產業的現代化高科技上市公司”。
  2002年,天威保變就已開始嘗試太陽能。當年,其與保定當地的英利集團,共同組建天威英利新能源公司。其間,天威保變出資4475萬元,拿到了天威英利49%的股權。
  至少在5年內,這筆投資被證明是成功的。公開資料顯示,2005年,天威保變從天威英利獲得投資收益4325萬元,接近當年上市公司凈利潤的一半;2006年,天威英利貢獻的投資收益增長至1.35億元。
  嘗到甜頭的天威保變,開始大規模地加碼新能源。2005年,通過增資擴股,天威保變成為四川新光硅業第二大股東。該公司可年產1260噸多晶硅。2007年,天威保變又連續豪擲數十億元,在四川建立了天威四川硅業和樂電天威硅業。在此前後,具備年產500台1.5MW風電整機能力的天威風電,也上馬開工。
  有媒體稱,據不完全統計,天威保變為打造“新能源帝國”,砸下的資金不下60億元。
  天威保變對新能源的鐘情,在2008年迎來“收穫期”。帶來巨額利潤的同時,新能源產業打造的概念,推動了天威保變股價的飆漲。
  2011年開始,光伏、風能產業陷入泥淖。天威保變在2012年的年報中,描繪了新能源的“落魄”景象。“光伏產業受國際市場環境惡化和‘雙反’風波等因素影響,產品價格持續大幅下跌,全行業面臨嚴重困境。”年報稱,由於並網難問題,風電產業發展也同時面臨困境。
  如此大環境下,天威保變控股和參股的新能源公司,噩耗不斷。去年6月,子公司天威硅業,因為欠銀行107萬的利息逾期,而遭到銀行“索債”;此後,天威硅業對銀行的2.65億元貸款、對中國兵裝集團的4.38億元貸款,均無力償還。天威保變則被債權人要求承擔擔保代償責任。
  年報顯示,2013年,天威保變旗下6家新能源子公司,均告虧損。其中,天威硅業虧損11.7億元,天威薄膜光伏虧損12.4億元,天威風電虧損4.7億元等。而在去年高達51.8億元的計提壞賬和減值準備中,絕大部分來自這些光伏和風電子公司。
  摒棄新能源“斷臂自救”
  隨著新能源概念光環褪去,天威保變基本面“慘不忍睹”,股價亦一瀉千里。
  目前,天威保變股價在4元左右,已不復當年83元的“威風”。
  數位股民稱,他們在投資天威保變的過程中,要麼被深套,要麼損失慘重後割肉。一位“工薪族”的股民說,他最近投了20萬元買入天威保變,但幾個交易日下來就浮虧了4萬元,“想起來就心疼”。
  “它已經淪為了一隻爛股。”一位電力和新能源領域的券商分析師說,最近一年多,他“瞧都沒瞧天威保變一眼”。而據他所知,其他同行亦同樣“興趣不大”,“一兩年都沒有分析師,為它寫過研報了”。
  市場拋棄和退市壓力面前,去年下半年後,天威保變開始謀求“斷臂自救”。其制定的戰略可以理解為,徹底摒棄投入幾十億元的新能源產業,全力回歸輸變電產業。
  報道稱,去年9月,出於減少虧損的考慮,天威保變旗下的多晶硅業務已經全面停產,“公司也無意發展光伏電站”;此外,其風電業務,則主動限產。
  其後,天威保變還掀起了一波剝離風潮。2013年10月,天威保變一口氣拿出天威風電、風電葉片、天威新能源、薄膜光伏等4家新能源公司的100%股權,置換大股東天威集團的輸變電資產。
  為“聚精會神發展輸變電產業”,今年1月,天威保變又對控股子公司天威四川硅業實施破產;5天后,它又把所持的天威英利新能源7%的股權,轉讓予天威集團。
  去年年報稱,2013年,輸變電業務占天威保變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95.15%,同比增長29.78%。在董事會對未來發展的分析時,著重闡述的是對輸變電業務的規劃,而對風電光伏則未著一筆。
  在前述券商分析師看來,天威保變回歸輸變電主業的過程,並不順利,“首先,天威保變的主營產品,與國內電網目前著重發展的方向,不太一致;其次,現在國內的電力設備生產商的客戶,就是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兩家。自從啟用招標後,各生產商競爭激烈,從而導致產品價格下降、毛利率降低”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尹聰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虧掉十三年盈利 天威保變發債叫停)
創作者介紹

牛排西餐

tb70tbva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