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打針是小兒科。
  灌陽縣西山瑤族鄉下澗村28歲的譚勇軍從小就得了血友病,在經歷了早年喪父、母親離家的痛苦後,他選擇堅強地堅持學習,跟常人一樣外出打工養活自己;現在由於身體原因,他只能留守在家跟叔叔相依為命。在家裡,他經常以自身經驗為血友病病友解答難題,還積极參加公益活動,用自己的方式尋找人生的意義。
  一場大病,讓幼年的他遭遇父逝母離的痛苦
  3月28日,記者從桂林經過近5個小時兩次轉車才來到下澗村大江嶺組,這是灌陽縣最偏遠的地方,跟興安、全州交界,村子處於海拔千米的高山上,從鄉裡到村裡幾乎都是盤山路,到他家已快天黑。一個清瘦的小伙子把記者迎進了家,他就是譚勇軍。這是一座平房,看起來非常乾凈,他說,這是5年前靠政府補助建起來的,因為身體原因,他已經在家休息三年。
  記者見他走路有些吃力。他說,最近身體不是很舒服,有些發病,前幾天還躺在床上不能起來。
  “這個病從我生出來就有了。”他慢慢跟記者說起他的情況。
  他說,父母結婚四年後才生下了他,他的出生給家人帶來了莫大的歡喜,但這種幸福在他一歲半的時候戛然而止。那次他從床上跌下來,嘴巴一直不停出血,家人趕緊把他送到縣醫院,後來被檢查出患了一種叫“血友病”的血液病,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,告知父母必須馬上交錢輸血。
  為了支付巨額醫葯費,父母迫不得已把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了,為了省錢,甚至每頓只買一份飯分開來兩個人吃,還四處舉債。他四歲那年,父親不堪重壓自殺,母親也在一年之後改嫁了,還未懂事的他留在了奶奶和叔叔那裡。“一個女人也不容易。”他淡淡地說,小時候他也恨母親,但現在不恨了,因為已經懂得母親的艱難。
  母親的離去,讓這個家更加艱難。直到七歲了,他才開始讀書,那時路沒修好,山路不好走,由於身體原因只好經常請假。有時奶奶就背著他去學校,中午給他送飯,下午又去背著他回家。而叔叔為了家裡的生計不得不到處奔波,常年不在家。
  八歲那年的寒假,由於病重,為了給他治病,叔叔把父親留下的木房變賣才湊夠醫葯費,他清楚地記得那年的大年三十他還在醫院。為還債叔叔過年了還去外地做苦工。
  由於長期生病,讀完五年級他就輟學在家了。一次在山路上他不小心摔倒,臉上、眼睛里全是淤血,舌頭腫得伸在外面縮不回去。他又一次被送進了醫院,醫院又一次下了病危通知書,面對高額費用,家人束手無策。得知這一情況,村裡所有的村民都為他捐款,終於湊夠醫葯費。這一次是全村的父老鄉親救了他。
  忍著病痛去打工學習
  對於大家的幫助他銘記於心,也時刻想著要自食其力。18歲那年,通過老鄉的幫忙,他進到一家工廠當了一名流水線操作工。由於每天十多個小時的站立,身體根本吃不消,幾乎每個月都要請幾天假,有時忍不了只能去醫院,工資還不夠一次去醫院的錢。
  在工作和治病之餘,他覺得自己的文化水平太有限了,於是從微薄的工資中拿出一部分(一半的工資郵寄給了家裡)買了與電腦有關的書籍。別的工友下了班逛逛街打打牌,他卻忍著病痛和勞累去學習。他的努力引起了一個女孩的註意,兩人慢慢談起了戀愛,原來這個女孩也是從小就跟著伯父長大的,他對女孩坦白了自己的身世和病情,也許是同病相憐,女孩知道真相後對他更加好了。每一次發病他痛得無法入睡時,女孩都會陪著到天亮,幫他付醫葯費、甚至住院時還幫端屎端尿。但是他覺得這樣對女孩不公平,她的伯父母也不會同意,於是兩人慢慢疏遠了。他說,既然給不了別人幸福就不能拖累別人。
  2009年,由於有危房改造的補助,他家裡建起了新房,本來以為生活會慢慢好起來,但奶奶突然病危去世,家裡只留下叔叔跟他相依為命。同時,他的身體也越來越差,也不能出去打工。
  現在他經常會關節痛,嚴重的時候會出血。記者看到,他的左手的一根指頭因為氣血不通已經彎曲不能伸直了。
  “藥太貴了。”每次生病疼痛的時候,除非痛得很厲害,他都不輕易用藥。為了方便,他還學會了自己打針用藥,左右手都能操作。
  他說,他們這種病就是“富貴病”,雖然不能根治,但只要經濟條件好,就不會對生命造成太大威脅。這種病最怕的就是出血,特別是內臟出血。目前在廣西,他們買特效藥很難,一般要通過朋友才能在外省才買得到。所以他非常小心,儘量不引起身體出血。然而即使這樣,他一年至少也要一萬多元的醫葯費。
  為了他,44歲的叔叔還沒結婚
  談話間,譚勇軍的叔叔譚顯學回來了,這是個黑瘦的男子,個頭矮小說話還有一些口吃,但做事麻利。
  “除了形象問題,其它都好。”這是他對叔叔的評價。對於叔叔,譚勇軍有說不完的虧欠,他說,叔叔的木工做得不錯,也出去打過工,但因為自己的病,特別是最近三年,因為自己的身體差了沒能做事,家裡只靠叔叔來支撐,而叔叔的收入也很少,上半年基本上是種點水稻,砍點竹子去賣,而每根竹子只能賣幾塊錢;到了下半年,就出去打點零工,而且不能走遠,每年賺的錢,除了治病跟生活費所剩無幾。
  譚勇軍說,叔叔20多年來都在為了家裡奔波,特別是奶奶去世後,家裡沒了女人,兩個性子直爽的男人遇上事的時候也會經常吵架,大多數時候他能理解叔叔,所以每次爭吵後,第二天兩人又和好了,叔叔出去做事,他在家做家務。他們都知道這個家誰也離開不了誰。
  “叔叔太苦了……”他說,叔叔已經44歲了還沒結婚,他也在努力幫叔叔找對象,但對方一看他家裡這種情況就搖頭了。
  帶著感恩的心做公益,找到人生價值
  因為太晚,當晚記者在他家住了下來,凌晨三點多,記者醒來發現譚勇軍還沒有休息,拿著手機一直在瀏覽網頁。
  他說,現在他的睡眠不多,尤其是晚上一安靜下來根本睡不著,經常靠上網來打發時間。
  他告訴記者,去年,他上網的時候找到了一個叫“草根公益”的QQ群,瞭解這個群經常去幫助一些山區學校。他知道自己村裡的學校條件艱苦,於是來到學校拍了照片發到群里,引起了網友的關註,他們給村裡三個教學點帶來了新的桌椅,同時還資助了一些貧困孩子。
  “能為孩子們做點事覺得很有成就感。”他笑著說。
  同時,他又通過手機上網接觸到血友病病友這個群體,看到有些病友因為缺乏正確的知識來保護自己,看到一些患者的父母對此病憂心忡忡,於是他就把自己知道和學到的血友病知識耐心地講給他們聽,安慰這些父母。
  “看到他們得到答覆後,發送的開心笑臉,我覺得自己也沒那麼痛了,甚至變得越來越堅強。”去年,桂林有一個血友病孩子生病住院,由於沒有藥,難以控制,他知道後,馬上打電話聯繫廣州的一個血友病病友,這個病友趕緊聯繫其他病友,大家很快籌集到一些藥品寄過來,終於救了孩子一命。
  每當有的病友遇到沒藥的時候,他會通過認識的人幫他們聯繫買藥。有需要捐款的,他也會在認識的群里呼籲捐款,自己也會參與到捐款中。後來他把自己的經歷和感受寫出來發到網上和群里,經常有病友的父母看得淚流滿面然後打電話給他說,“孩子看了很受啟發。”
  他的經歷感動了不少網友,前段時間“草根公益”群還特別邀請他到興安漠川鄉的一個小學做勵志演講,而廣西血友病協會也每年都會邀請他到南寧去搞活動。
  對於未來,他說,希望他能跟叔叔一起出來做事,這樣可以互相照顧,也能多賺點錢,可以的話給叔叔娶個老婆。對於自己,他說,自己虧欠家人太多,也被很多人幫助過,但自己沒有能力回報,只能做點力所能及的事幫助需要幫助的人,這樣自己心裡會得到安慰,也能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。(記者 蔣偉華 文/攝)
(編輯:SN010)
創作者介紹

牛排西餐

tb70tbva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