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封杏花營派出所端掉一特大賭場
  夏季的一個深夜,開封市杏花營鎮百合村西南的村外僻野,顯得格外靜謐。突然,停下4輛警車,車上跳下十多個精兵,沿河蹚過沒膝淤泥,閃電般向千米外的一間“魚塘草庵”兒撲去。“魚塘草庵”,是全市單場涉賭資最大的一處場所。此時,杏花營派出所正在對其實施夜襲。□東方今報記者 陳伯輝 特約記者 劉富海 通訊員 韋振祥 郝亞磊
  【線索】 有人在杏花營某賭場輸掉近20萬元
  半個月前的一天,杏花營派出所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“大走訪活動”,治安大隊民警郝亞磊瞭解到,轄區某村一對30多歲的夫妻在鬧離婚,起因是男方在本村的一個賭場輸掉了近20萬元錢。那錢,是國家徵地時對他家的補償款,輸掉了這些錢,就意味著全家失去了生活保障。當小郝將這個情況向所領導彙報時,恰巧,丁化松副所長也正為破譯一條“有人在杏花營某賭場‘放銃’的線索”絞盡腦汁。線索反映,家住開封市禹王台區、曾在澳門賭城學過“放銃”的贏利高手郭某,現糾集李某等人聚在杏花營白某所設的賭局內,現場“放銃”、“抽水”,贏利不菲。雖說郭某生意紅火,然卻為富不仁,一被其“放銃”者,竟押給他一輛小汽車。當時線索所指的郭、李的涉賭點,也提到了這個“魚塘草庵”。
  【偵查】 “魚塘草庵”地理位置得天獨厚
  兩條線索同時指向了某林場“魚塘草庵”,民警悄悄地開展了前期的調查取證工作:開封某林場後院有一片10畝水面,一直由附近村民白某承包養魚。白某40餘歲,養魚發了點小財後,便不安分起來,跑到鄭州中牟和開封市區,下酒店、進歌廳,後隨朋友出入賭博場所參賭。
  其間,他雖贏少輸多,倒也不覺得太虧,因他發現了設賭局“抽水”利大險小的商機。設局“抽水”,一本萬利。於是,他便將自己承包的魚塘倉庫作為聚賭場所。草庵兒平房僅有50平方米 ,面積不大,但地理位置得天獨厚;房子臨河,河寬30多米,平時河水較淺,可河底淤泥卻沒過膝蓋,車難駛過;汛期河水深達七八米,非舟難近。房西為林場地域,周圍有鐵絲網,兔也難逾。
  房東南10畝水面魚塘與路相隔,出入平房唯一通道,僅是一條東西向的便捷土路。路上有兩間瓜庵設卡,真是一哨設置,他人難進。白某的賭場開張後,網羅了鄭州、中牟和開封市區的賭友前來鏖戰,每局“抽水”下來,收入也算不菲。為了拉住更多賭客,白某不但免費提供夜宵茶水,還聘請曾在澳門某賭場“放銃”的郭某、李某前來坐局。郭某“放銃”不愧高手,雇用馬仔操盤左右,雖在境外淘金千萬,聽說家鄉開發後,杏花營鎮的村民們分到了巨額的土地賠償款,促使一些賭場財源滾滾,便貪心加入了白某的賭局。郭“放銃”軟硬兼施,對借債參賭者真是榨骨吸髓。
  催債時,時常逼借貸者抵車押房。為了不走漏風聲,白某還雇用當地或外地的打手放風“抽水”,馬仔個個都與白某單線聯繫,對參賭人員驗明身份後才能放行。白某自吹在他那兒賭博安全,保證詞是“固若金湯、銅牆鐵壁”。
  【鏟除】
  一舉抓獲現場參賭者17人
  “端掉它,杏花營鎮已連續11年是無‘黃、賭、毒’社區,豈能白某設局賭博,敗壞社會風氣。”趙廣亮所長下達“鏟除”指令。
  “不准動,我們是警察,抱頭蹲下,接受檢查,”凌晨一時,丁副所長率徐肖達、劉濤等5名民警破門進入“魚塘草庵”,堵住房門。職業的敏感性使他環視了下全場,對方黑壓壓近20 人的態勢使他打了個激靈,心悸轉為鎮定的同時,丁給同事劉、徐使個眼色,便退出房外。
  賭徒們剛纔還聚賭正酣;輸錢者忙於“買銃”,贏錢者哼著小曲兒。見神警天降,便驚愕萬分亂作一團,有的蒙頭鑽入桌下,有的忙著藏錢,一胖者竟將身份證和手機卡塞進了內褲里,桌上杯盞狼藉,棋牌、現金滾落滿地。正當民警打掃賭場時,異常情況出現了,因當晚的參賭人多,現場出現了5警對17賭徒的陣勢。“他們人少,快跑啊……”西北角落一寸頭男子不甘束手就擒,突然聲嘶力竭大叫起來,在其煽動下個別人蠢蠢欲動,妄圖奪門逃竄。危急時刻,屋外嘟嘟的警哨音和汽車隆隆的轟鳴聲轟然響起,“一隊守窗,二隊堵門,三隊備車,全線出擊。”伴著丁副所長炸雷般的口令聲,長短閃爍的強電光束射進了屋內,屋外聲勢,震懾了負隅頑抗者。說時遲那時快,民警乘勢擒獲了妨礙執行公務的3名帶頭抗法者。
  丁副所長詐術奏效,全案告捷。當晚,連賭場高價雇用的兩個望風人還沒覺察到動靜,後院就被端得一干二凈。本次行動,一舉抓獲現場“放銃”、“抽水”的白某和郭某等參賭者17人,依法刑事拘留4人,行政治安拘留6人,當場繳獲賭資48659元。初步查清上述人員已累計涉案金額12萬元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打著養魚名 乾著賭場事)
創作者介紹

牛排西餐

tb70tbva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