議論風生
  因為污染,村民去法院告狀,勝訴了;去上訪,高層領導批示了。“怪病”在加重,被污染的環境未好轉,為了生存,村民還在毒地上種菜。對此當地政府是什麼態度呢?
  據央視報道,廣西大新縣五山鄉三合村常屯,村民黃貴強雙臂長滿大小不一的疙瘩,手指嚴重變形,伸直和過度彎曲都引發疼痛;46名村民尿鎘檢驗中僅3人正常。1954年原大新鉛鋅礦開采,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廢水和尾礦漫灌田裡,耕地、農作物被重金屬污染。
  相信看過村民照片的人,都會感到無比揪心,一個正常人的手腳,竟然扭曲變形成那副模樣。在新一輪輿論關註之下,當地政府表態環境污染治理計劃很快將實施,還計劃對當地村民實施生態扶貧搬遷。
  當地的表態看似積極,但如果瞭解到村民們數年來的維權,如今等到的竟還是“將”“計劃”,就會倍覺諷刺。事實上,早至1999年,當地200餘村民就到法院起訴礦企污染侵權並獲勝,當地稻穀鎘成分超標11.3倍的嚴峻現實也大白天下。但悲劇並未因村民的勝訴而避免。那家礦企在支付少量賠償之後,被批准倒閉,遺留下的污染爛攤子,卻並沒有人來收拾。
  2000年開始,一些村民已經患上“怪病”;2005年,4位村民代表到北京上訪,為“鎘中毒”維權,甚至引起國家領導人的批示。但換來的結果,只是被污染的土地禁止耕種,給村民每年發放8個月的口糧。“鎘暴露體檢結果”塵封9年未公開,當地重金屬污染信息,“出於社會穩定的考慮”也不公開。
  去法院告狀,勝訴了;去上訪,高層領導批示了。可結果呢?“怪病”在持續加重,當地被污染的環境未有好轉,為了生存,無奈的村民甚至還在毒地上種菜。冷酷的現實,旁觀者看著都覺得窒息,當地政府是什麼態度呢?此前媒體去大新縣政府採訪,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對這個話題竟有些陌生,“大新鉛鋅礦,不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嗎?”然後是自言自語,“衛生、環保局的領導都不知道換了幾撥了。”
  現在當地政府的“積極”表態,與其說是被村民痛楚的生存狀態所動,還不如說是被媒體報道所迫。而當地官員所說的“領導不知道換了幾撥”,也提出一個嚴峻的問題——很多污染是多年前遺留下來的“歷史問題”,無論補償救助村民還是修複污染,現任官員主觀上動力不足,客觀上可能也沒有完備的制度約束。
  所以,讓地方官對村民的痛苦有體察、有行動,不能靠他們的道德覺悟,而要靠相應的制度完善。像這樣“歷史遺留”的污染,或許並非個例,地方政府該承擔怎樣的責任,該有怎樣的作為,都還需要及時的研究,給出更具體的要求。但不管怎樣,任由這些無辜的村民“自生自滅”,是地方政府的失責和恥辱。
  □敬一山(媒體人)  (原標題:村民手腳畸形,地方官看不到嗎)
創作者介紹

牛排西餐

tb70tbva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